零点课堂 | 所有货币都是“代币”吗?(2)

货币本是代用之物——但凡货币,皆为代币

“代币”所“代”,究竟是什么?即,货币本质何在呢?

巴西数学教授Júlio César de Mello e Souza以马尔·巴塔罕(Malba Tahan)的笔名,在其名著《数学天方夜谭》一书中,讲了一个平分骆驼的故事。说的是,三兄弟继承了35头骆驼,依照遗嘱,长子得半数,次子得三分之一,三子得九分之一,三兄弟为此一筹莫展。聪明的数数人撒米尔找到了分配的方法,他牵来自己的一头骆驼送予三兄弟,这样就有了36头骆驼,然后三兄弟各取所得份额,还剩下了两头骆驼。撒米尔称,一头本属自己,另一头应属自己解决了难题的酬劳。事实上,三兄弟都较遗嘱分配份额多得了,于是,大家皆大欢喜。

如果我们试图“解释”货币的本质,这个故事便十分应景了。撒米尔牵来了谁的骆驼都不重要,哪怕是条狗或者是头死骆驼,都不重要,反正最后还是要被牵走。也就是说,有没有撒米尔的那头骆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方法。这个方法解决了分配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流转的问题。经济社会中本无所谓“货币”,但是在分配和流转交易时,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困难而发生梗阻,这就需要数学上的“解”,换作今天的说法,就是所谓的“算法”。

“货币”本质上是一种人为的“发现”或“设定”,也就是撒米尔牵来的那头“骆驼”。货币有“价值”吗?似乎在问,真有那头骆驼吗?没有也没关系,只要三兄弟“认定”有,就可以了,那么,这个“认定”就是所谓的“信用”吗?不认定,同样也没关系,结果一样有效。弗里德曼在《货币的祸害》一书中讲到了椰普岛的石头币,巨大石币在岛屿间船载以运,一日船沉了,石币落于海底。于是,长老们开会研讨善后,作出决定,石币仍在,无须船运,记账即可。不错,撒米尔的“骆驼”也只是记账的工具,与椰普岛的“石头”也只是记账的单位,存不存在,有无价值或信用,都无差异。古时国人喜爱玉石,欧洲重商主义者喜欢金银,撒米尔牵来平账的骆驼,椰普岛人用沉海的石头记账,用今天的话来说,它们都是“代币”。放到账目上看, 都只是货币符号而已。无须价值与信用,大家“认账”即可。

货币只是“认账共识”下的符号或单位而已,是天然倾向于计量、计算活动的。至于,它是在分配中被设定,还是在交换中被发现,并不重要,因为,所谓的一次简单的交换可以在数学上理解为两次逆向分配的活动而已,并无本质不同……

首发《第一财经》2021.06.016

周子衡

本文由 零点财经 作者:tao 发表,其版权均为 零点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零点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分享生成图片
43

发表回复

零点课堂 | 所有货币都是“代币”吗?(2)

2021-06-16 9:55:03

货币本是代用之物——但凡货币,皆为代币

“代币”所“代”,究竟是什么?即,货币本质何在呢?

巴西数学教授Júlio César de Mello e Souza以马尔·巴塔罕(Malba Tahan)的笔名,在其名著《数学天方夜谭》一书中,讲了一个平分骆驼的故事。说的是,三兄弟继承了35头骆驼,依照遗嘱,长子得半数,次子得三分之一,三子得九分之一,三兄弟为此一筹莫展。聪明的数数人撒米尔找到了分配的方法,他牵来自己的一头骆驼送予三兄弟,这样就有了36头骆驼,然后三兄弟各取所得份额,还剩下了两头骆驼。撒米尔称,一头本属自己,另一头应属自己解决了难题的酬劳。事实上,三兄弟都较遗嘱分配份额多得了,于是,大家皆大欢喜。

如果我们试图“解释”货币的本质,这个故事便十分应景了。撒米尔牵来了谁的骆驼都不重要,哪怕是条狗或者是头死骆驼,都不重要,反正最后还是要被牵走。也就是说,有没有撒米尔的那头骆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方法。这个方法解决了分配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流转的问题。经济社会中本无所谓“货币”,但是在分配和流转交易时,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困难而发生梗阻,这就需要数学上的“解”,换作今天的说法,就是所谓的“算法”。

“货币”本质上是一种人为的“发现”或“设定”,也就是撒米尔牵来的那头“骆驼”。货币有“价值”吗?似乎在问,真有那头骆驼吗?没有也没关系,只要三兄弟“认定”有,就可以了,那么,这个“认定”就是所谓的“信用”吗?不认定,同样也没关系,结果一样有效。弗里德曼在《货币的祸害》一书中讲到了椰普岛的石头币,巨大石币在岛屿间船载以运,一日船沉了,石币落于海底。于是,长老们开会研讨善后,作出决定,石币仍在,无须船运,记账即可。不错,撒米尔的“骆驼”也只是记账的工具,与椰普岛的“石头”也只是记账的单位,存不存在,有无价值或信用,都无差异。古时国人喜爱玉石,欧洲重商主义者喜欢金银,撒米尔牵来平账的骆驼,椰普岛人用沉海的石头记账,用今天的话来说,它们都是“代币”。放到账目上看, 都只是货币符号而已。无须价值与信用,大家“认账”即可。

货币只是“认账共识”下的符号或单位而已,是天然倾向于计量、计算活动的。至于,它是在分配中被设定,还是在交换中被发现,并不重要,因为,所谓的一次简单的交换可以在数学上理解为两次逆向分配的活动而已,并无本质不同……

首发《第一财经》2021.06.016

周子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