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界DNA创始人初夏虎:「数字身份 」或将成为区块链杀手级应用 | 火星总编时刻NO.61

头条 2020-02-19 2,942 次浏览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一线报道,2月18日20时,「火星总编时刻」第61期在火星社群展开,本期对话主题为「国产公链如何突围?元界DNA创始人初夏虎线上答疑,起底2020公链江湖」。火星财经合伙人、总编辑猛小蛇深度对话元界DNA创始人初夏虎。

本期活动由金色财经、链节点、陀螺财经、深链财经、CoinVoice、世链财经、星际视界、猎云财经、区块链头条、博链财经、币扑、大象财经、UP链参、芥末圈、牛市财经、长青财经、布道财经、币桃、零识区块链、Hubox、币糖国际、币用宝、链世界、币小白、米林财经、吉田财经、众悦财经、链圈、FN.com、BeiPoP、贝数区块链、TD财经、中本财经、比特财经、鸵鸟区块链、挖币网联合支持。

以下为对话全文:

猛小蛇:最近DNA行情猛如虎!今晚有幸邀请到元界DNA的创始人初夏虎,据说虎哥还给大家带了神秘大礼包噢。欢迎虎哥!

初夏虎:大家好!

猛小蛇:币圈一直流传着一副大佬扑克牌,你正是其中的梅花9。据我所知,你不仅是NEO联合创始人,还是比特股、以太坊、波场、币安等知名项目的天使投资人,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契机要涉足公链赛道?身兼创业者和投资人双重身份,你如何看待公链近两年的发展?对比国外的公链项目,国产公链的优势和不足分别是什么?

初夏虎:大家好,我是初夏虎,我在大雪纷飞的多伦多向大家问好。感谢火星财经的邀请,也感谢主持人给我这个机会,可以在这里跟大家一起分享。

看到这个扑克牌觉得很好玩,这应该是第二副牌了,我记得第一副是2015年初火币策划的。当时我的自画像也在牌上,好像那时候只有方片6。可能我最近给行业做了一点事,或者有一些前辈离开了行业,让我升级到梅花9了。这个蛮有意思的。不过,我不太想在这个扑克牌上,因为在国内扑克牌没什么太大问题。但在北美和欧洲,扑克牌是用来抓逃犯的,比如说有杀人犯要通缉了,警方会把犯人照片印在扑克牌上。大家在玩牌的过程,顺便可以了解不法分子的长相,继而帮助警方抓住罪犯。

说起NEO,蛮有意思的。当时是在2013年底至2014年初间,我在上海和一群老朋友一起筹划上海比特创业营。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老朋友在行业当中也很有建树了,例如达鸿飞。当时,上海比特创业营做的项目叫小蚁。2014年初的时候,我在迈阿密参加行业大会,结识了不少国外的行业大咖,也有机会理解那些大咖们的一些想法,当时觉得蛮先进的。所以有这样的机会投了一些好项目,也为自己后续创业打下了一些比较好的基础。

回想2014年初,应该是1月28号的时候。整整六年了。当时在迈阿密的时候还见了不少大咖,蛮有意思的。其实他们当时也不算是大咖,因为当时行业还没发展起来,大家都是非常普通的人。不过,因为莱特币在当时已经非常非常的火了,所以见到莱特币的创始人Charlie Lee硬是拉着他拍了张照片。去年下半年,我再翻看这张照片的时候发觉很有意思,因为在这张照片的背景上有两个人非常有名。大家看一下,看看这两个人是谁。

这是2014年1月28号在迈阿密的一张照片。图中右面那个是小鲜肉的我,还有莱特币的创始人Charlie Lee。你可以看到背景上面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这个就是你们现在称之为V神的人,当时他才19岁。然后他旁边戴眼镜的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现在应该是ADA币的创始人,也是非常有名,应该也是前十名的项目吧。其实我涉足公链这个赛道也不算是什么机缘巧合,就是因为认识这么多行业大咖,所以就是被他们带到这个行业当中来。我不觉得比大家聪明,只是碰到了这么多厉害的人,所以有机会进到这个赛道里面来。

我感觉的其实国外的整个区块链社区的热度应该是不如国内的。这可能和国内从1989年到现在的高速发展有关的。国外到现在还在用支票信用卡等等这些东西。而国内现在金融或者移动支付已经非常非常先进了。国内从1989年到现在,GDP都是在8到14的速度增长,当年我记得八九年的上海没有地铁,现在将近有24条地铁。八九年的时候,深圳什么都没有,现在都可以跟香港媲美了。中国人已经习惯了过去的30多年的高速增长,习惯了新事物。而海外的人,并没有习惯高速增长的节奏或者接受新的事物。

所以国内从最早的BP机开始,到大哥大,到好的手机,到微信,到移动支付,到打车,到饿了么,每年都会有一些进步。但是,海外的话还没有,我最近回到加拿大的时候,经常忘记带自己的钱包。因为在国内不带钱包不是件大事情,只要有手机到处都能支付。我甚至有过一次,在加拿大的时候吃完早饭以后发觉没带钱包,就一个手机还办法没法付钱,非常的囧。因为在国内习惯了不带钱包,出门就带个手机。在加拿大,你看囧了吧。

所以相比国外,国内社区对区块链创新的渴望度要高很多。国外总体来说还是技术社区,对区块链的认可度非常高,但是其他的普通社区,对于区块链认可度其实并不高。金融行业的人,特别看不上区块链。其实国内高端的金融圈现在也不太看得上区块链。所以,综上所述,我觉得国内相对机会多一点,国外的项目也想在国内发展,也要在国内融资。另外一点,就是国内的落地应用的场景特别多。我感觉国外的公链项目特别容易水土不服,我们元界DNA算是一个结合国内国外的一个项目,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走的路。

你可以看到,其实从2016年开始,有不少朋友都参观过元界办公室,同事们都来自五湖四海,甚至可以说来自于全世界各地,德国的,法国的,美国的,我们除了犹太教的朋友,其他的应该都收齐了。集天下所有的人才一起来做这件事情。所以我们虽然说是国产公链,但是我们其实一直走。

猛小蛇:根据你们的官方表述,元界的目标是构建以数字资产和数字身份为基础,围绕Oracle和资产交易的新型区块链生态。能否具体介绍下,元界要解决哪些市场痛点?当前的市场竞争情况是怎样的?未来市场前景如何?

初夏虎:其实我和CTO陈浩讨论过这个问题,每个公链都需要有自己的特色。如果说起比特股,大家第一反应是什么?就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你可以在上面去做做交易,这是比特股的一个特色,然后说起以太坊的第一反应就是智能合约,我可以做很多应用。那元界DNA的特色是什么呢?我们希望大家一提起元界,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数字身份应用「Bitident」(必登)。因为我觉得数字身份可能是未来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

在2017年2月11号元界主网上线的时候,我们就已创建好数字资产,不仅是类似于ERC20这样的数字代币,还包括像ERC721这样不可拆分的代币(现在这类不可拆分的代币叫MIT,特别火)。所以我为团队感到骄傲,在2017年2月就能把这些东西都做出来。另外,我们今年下半年会在这方面重点布局,先给大家剧透一下。

我们的理念可能跟以太坊智能合约的打法不太一样。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你如果创造一个资产,比如说你创建ERC20,你要注册一个数字身份,你要做任何的交易都是以智能合约为基础。你要写个智能合约去创建资产,你要写个智能合约去创建身份,你要写智能合约去做一个Oracle。这就是他们的想法。但是我们元界的看法就不是这样的,我们认为,不管是资产也好,身份也好,应该是区块链的最底层的基础建设,而不是应该用智能合约这种方式去表现,这感觉非常不安全,也不太好用。特别对我们中国的朋友们来说,如果大家英文不太好,不太会写代码,那么写智能合约就会感到非常困难。

所以元界要来做的是什么呢?是以数字身份为基础的一系列区块链底层服务,也就是围绕着数字身份去打造周边的一些应用。黄连金老师一直在跟我们探讨一个问题,即今后数据是真正意义上的黄金。数据的价值以后是不可估量的,可能是千亿级万亿级甚至更多数量级的资产,非常大的一个资产。所以,数据到底是谁的?数据确权怎么做?我们大家一直在说区块链有什么用处?大家很多人说区块链就是用来存证和确权的。而很多情况下,大家都在用区块链存证和确权,那确什么样的权利?什么样的物权是确在这个区块链上的?因为如果是个物理的东西,你做区块链确权的话,其实这个物理的东西和区块链的链接是很难做的。但是数据确权就非常好用。

猛小蛇:长期以来,区块链”不可能三角“一直困扰着不少开发者,如何兼顾去中心化、安全性和可扩展性是所有公链开发团队都会遇到的问题,元界DNA采用的双链系统是如何解决该难题的?如何理解元界DNA的5大技术支柱(数字身份、安全、性能、可信数据和跨链)?

初夏虎:是啊,一直在说这个不可能三角的问题,其实对我来说这都不用说这么高深莫测,不可能三角其实很简单一点,就是要做到极致安全。那这怎么做呢?所谓的极致安全,其实在区块链上极致安全,你可以看到比特币上万个节点。对吧。非常安全,你真的要想去修改比特币,真的是要花很多钱,花很多精力。才能做得到,或者说在这个状态下,基本已经没有人力能够做到去打败比特币网络的极致安全对吧。他非常去中心化,上万个节点。但就是特别特别慢,每十分钟一个区块,然后每秒只有七笔交易,这怎么玩得起来。

那另外一方面,我要举EOS的例子,EOS出块非常非常快,那你说他安全吗?他非常的中心化。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矛盾的点,你到底是要速度、信任,还是要安全?事实上,很多区块链就是在比特币的极致安全和EOS的极致快中寻找一个平衡点,即没有像比特币那么安全,也没有像EOS那么快,或者说没有像比特币那么慢,也没有像EOS那么不安全。人们大多是选择放弃一些东西,而去争取更好的东西。那我们能不能不放弃任何东西,且同时获得安全与性能呢?

我们认为,在一条链上要实现这个要求还是蛮难的。你想,如果真的是有上万个节点。那毕竟人还是要遵守光速的,如果你一个节点在纽约,一个节点在深圳。相隔相隔2万公里。你知道光速是30万公里每小时吗?那两万公里的光速就是1/15秒。这只是两个节点哦,如果有1万个节点的1/15秒。那你恐怕要几秒钟才能好几秒钟,才能够真正意义上把整个网络给通起来,甚至要上一分钟才能做到。所以说,技术上很难实现。因为你要遵守光速嘛,那我们在想,能不能不用这一条链来解决这个问题呢?或能不能用两条链来解决这个问题呢?这也是在2018年一个下雨的下午,我在浙江听雨的时候,想到这也许是个办法。

在我们做到这个双链以后,我们认为所谓的不可能三角的问题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了。从真正意义上来说,元界DNA来做什么呢?我们要做整个区块链的一个底层设施。所谓的底层设施,就是我们要给部署在链上的应用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哪些服务呢?我觉得重要的就是刚才说到的安全性、信任。然后呢,我们要给这些应用提供数字身份。然后还要有非常可信的数据源,比如说Oracle。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实现就是跨链。跨链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像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只能在自己的生态当中进行运作。

就是说,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是不能够操作比特币,也不能够操作EOS,也不能操作元界,它只能操作ERC20的代币,以及ERC721这样的代币。所以说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就只在自己的生态,其他的项目也基本上都是这样。然后呢,也有一些跨链的项目,但他们只是跨比特币快一点,我觉得真正意义上的好的区块链,也就像我们元界想来提供的底层设施的服务的话,是希望能够跨所有的链。不光是比特币以太坊等,以后的智能合约要能够跨所有的公链。而且不停留于此,最好的办法是让所有的联盟链和私有链都来跨我们元界的DNA。

在10.24习大大讲了区块链非常重要以后,各个行业都会去建自己的区块链。那他们建的可能往往是私有链,或者是联盟链。在这个阶段,他们能够看到的可能只是确权。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半年或者一年以后,他们会意识到需要资产交易、资产抵押。当他们有这类需求的时候,跨链就变得非常重要。比如在银行、保险以及物流链之间,这三条链如果要两两跨链的话,可能就要跨好多次。那与其这样,还不如大家都来跨我们DNA链。

所以我们元界DNA要提供区块链技术的五大支柱:跨链(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数字身份、安全性、高性能、可信的数据源,元界DNA全部都要提供。

猛小蛇:对于公链项目而言,技术开发实力固然重要,但完善的治理机制同样不可或缺。2019年,我们看到不少公链团队因为治理机制问题产生内讧,甚至导致项目开发陷入停滞,投资者损失惨重。元界DNA在治理方面是如何做的?相比于以太坊、EOS等项目,元界DNA有哪些治理层面的创新?

初夏虎:谢谢,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非常重要,作为我们这个行业的老兵。你刚才提到的这个问题,我也看到很多了,就是因为治理结构的失败导致于整个项目的团队的解体,这种事情真的不是少数,见得太多。所以我们元界都是引以为戒。特别有意思,就是在一个小时之前,黄连金老师给我发过来一个东西,我现在放在群里面,大家看一下。Decrypt: Zaki Manian, Cosmos number two resigns.

元界在跨链这件事情上,有两个很大的竞争对手。蛇叔比较客气,没有问我这么难的问题,我自己主动曝光一下我们有两个大的竞争对手,一个叫波卡,一个叫cosmos,他们两个在这个跨链上面也是非常非常领先。我感觉在整个行业当中,把跨链做的比较好的就是我们这三家了。我发群里这个链接是什么呢?就是黄老师一个小时之前发给我说这个cosmos项目的二把手辞职了,不干了,这我估计也是这个治理结构没有搞明白的一个特别大的一个特征,因为其实我很久之前就听到谣言,说cosmos内部有问题,今天实锤了。

那私心来说还是蛮开心了,但是在公开场合说,很抱歉,cosmos的二把手辞职了,我们的一个竞争对手速度会慢下来吧,这是蛮好的。不好的一方面呢,还是区块链界的一大损失。

所以说到治理层面上的创新,我觉得有一个项目做的特别好,大家可以去看一下ADA。刚才我发的那张照片,和V神并排站在一起的查尔斯,他创建的ADA。他们的治理结构做得非常非常好。所以,我不敢说我们元界在治理结构上有什么创新,但是我们是在非常认真的研究各个先进的项目,以及他们所做的一些努力。我不敢说我们是最好,但是我们不会离开第一梯队的。治理结构上我们没有长处,但是我们一定不会比别人差太远。

猛小蛇:目前各大公链都在积极构建自己的应用生态,以太坊、波场、EOS等虽侧重点不同,但经过近两年的发展已初具规模。元界DNA计划如何构建自己的应用生态?具体而言,你们在底层架构和社区激励等方面会对开发者带来哪些实际帮助?

初夏虎:最近我们加拿大的市场开发部,正在做一个技术吸引海外的社区,也吸引海外的程序员。然后,我们这个技术也是在把一些任务细化到可以给海外的开发者社区去帮我们一起来开发一些底层的技术。这是社区开发、社区运营非常好的方式。但是,我们和其他的项目还真的有一些不太一样。

不太一样的点,大家可能刚才已经听出来了,元界DNA在做的是整个区块链的底层服务,底层的基础设施的建设。也就是说,我们会弱化很多其他项目开发者需要做的事情,而增加普通项目在我们DNA上部署应用的可用性。

所以我们会推的一个词——BaaS(blockchain as a service,区块链即服务)。普通的项目方来元界部署应用会非常非常的简单,往往都不需要写太多的代码,不需要去吸引太多的开发者来做应用。元界旨在吸引拥有商业场景的项目,并帮助其在降低代码输出成本的环境下使项目区块链化。

猛小蛇:前几天,我注意到一则消息:原BTS比特股CTO Fabian近期将携德国与白俄罗斯比特股团队主力开发元界DNA去中心化交易所。不可否认,去中心化交易所让用户资产的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但目前在处理效率和使用便捷性等方面仍存在不足,中心化交易所其实更符合用户需求。在你看来,大多数普通用户真的需要去中心化交易所吗?元界DNA打算如何解决当前去中心化交易所面临的难题?

初夏虎:我昨天刚刚跟Fabian聊了一下,他是个非常非常严谨的德国的技术极客,其实Fabian对这则消息其实蛮光火的,他说这个得辟谣,他不是比特股的原CTO,他现在还在给比特股做贡献。我帮他辟谣一下,他现在还在继续为比特股服务。另外一点,我觉得他应该是最懂比特股的人。而且,现在有个非常火的词,DeFi(去中心化金融)。我觉得其实DeFi走到现在并没有走出比特股的整个设计。比特股很早就有去中心化交易所,有稳定币。

所以,如果Fabian是最懂比特股的人,那肯定也是最懂DeFi的人吧,蛮有意思的。对于“用户没有必要去用去中心化交易所”这个说法,我不太认同。我最近也看到关于fcoin的新闻,他们亏空了大概7000到13000个比特币。我觉得张健同学可能没有管理好用户的资产。但是真正受损失的其实还是这些小白用户,觉得还蛮可怜的。

当然,我承认去中心化交易所在用户体验、响应速度方面不及中心化的交易所。但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说不用去中心化交易所了。我举个例子,可能20年还是25年前有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过一句话,他说互联网还没有传真机好用呢。我觉得20多年前30年前的时候,互联网要下一张图片,累死了,是还不如用传真机把图片给我传过来了,当时的互联网确实没有传真机好用。那是不是大家都去用传真机了?以后是不要去发展互联网,还是让互联网变得更好用呢?

我觉得很开心的是,大家最后决定是让互联网更好用,而不是说我们回去用传真机了。所以我认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目前的发展状态相当于早期的互联网。用户掌握自己的资产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革命。所以,元界DNA的第一个应用就是去中心化交易所。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中,你可以进行借贷、做杠杆、买入稳定币以及投资各种各样的金融衍生品。

猛小蛇:2019年以来,DeFi市场火热,据DeFipulse统计,当前DeFi市场整体锁仓规模已突破1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62%。据我观察,目前不仅有公链团队涉足该领域,一些头部交易所也在跃跃欲试。元界DNA是否也有这方面的计划?你如何看待DeFi这一热门领域?

初夏虎:DeFi的增长,你不能用百分之几来计算。我觉得去中心化金融年增长率是用倍数甚至于十倍来计算的,这是下一个非常重要的爆发点。元界一定是要在上面要布局的,其实你可以看到,借贷、衍生品的交易、拍卖等等,入口可能还是交易平台。建立在区块链上的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能够把整个数字资产的借贷、数字资产的拍卖存托和衍生品的交易全部都做起来。

那刚才也提到了NFT也就是不可分割的代币,它也是今年下半年的一个非常大的突破口。元界的几个同事,这两天在伊斯坦布尔大会上面专门设置了一个展台,V神特意跑过来看看我们同事的展台,这可能是我们第三步、第四步的一个布局。我觉得去中心化金融,从借贷交易拍卖衍生品稳定币,一直到后面的不可分割的代币,艺术品的数字化等等,都会是以倍数增长的。而且,金融一定是区块链落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景。

猛小蛇:去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国家最高领导人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我注意到你当时也在朋友圈回顾元界的发展。的确,“1024”讲话给整个区块链行业带来了更大的机遇,但也意味着更多正规军进场,竞争环境将更加残酷,你如何看待这个话题?在新的市场机遇下,国产公链应该如何在2020年突围?元界DNA的突围策略是什么?

初夏虎:10.24那天,我个人非常非常兴奋。当然,兴奋过后,我会想国家队进场了,还有我们什么事吗?后来,我把这件事情想明白了。我用一个互联网的案例来阐述。从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路径来看,绝大多数非常成功的企业,例如阿里巴巴腾讯、谷歌、Facebook等,它们都不是原来的老牌公司,而是新公司。所以说,正规军来了我们并不怕。

比如说,我看到某个省或者某个部委的项目申报都是区块链化了。然后,我就发现它们的应用场景大多是文件存证、确权。在我看来,这是把区块链的应用范围缩小了,或者说是对区块链的整体理解还停留在2014年、2015年。目前,我们已经远远地走过了这一阶段,所以我个人感觉“正规军”把区块链用小了。而且他们只是试点,并没有全身心投入到区块链领域。

真正重要的是什么呢?是他们都把这些应用做起来以后,跨链领域将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元界,其实就是能够帮项目方实现跨链的区块链项目。对我们来说,10.24讲话以后,很多正规军进来以后,他们的打法还比较凌乱。那正好是我们可以帮他去梳理的一个阶段。两两互相跨链的话,还不如让我们元界来帮他们把所有的链都跨完了就好了。这是一个最朴素的想法吧。特别是我们在数字身份和数据确权上是有一定的优势的。以后所有的联盟链、私有链和公链,其实都离不开数字身份和数据确权。

猛小蛇:2月9日,元界DNA正式上线ZB,随后几天市场表现亮眼。能否透露下元界DNA接下来计划上线哪些交易所?你们在与交易所合作时重点考虑哪些维度?DNA似乎十分侧重于支付场景的落地,能否具体介绍下这方面的进展?

初夏虎:看来我要当一个第一了,我好像之前没见过哪一个项目的创始人对自己的币价进行风险提示的。那我算是第一个对自己的币价进行一个风险提示,确实从2月9号到现在,大概十个交易日都不到。我们上了ZB以后这个币价基本上应该是涨了300%-400%吧,我当然对我们的项目非常非常有信心,但是这样的涨幅的话,我觉得要跟大家讲一句,就是入市有风险。大家要把握好风险。

作为一个项目的创始人,我要做到的事情是把项目做到最好,技术上做到最好,治理结构上做到最好,社区做到最好。但是在价格的把控上,我说实在无能为力,涨幅这么高,我看了有点害怕,当然后市一定是好的。不过,我只是想提醒,这一星期之内涨400%,确实挺过火的。大家小心风险。另外,我们后面确实还计划登陆各种交易所。目前,我们是登陆了富比特和BIKI两个交易所,富比特是去年一年做的特别成功的一个平台,BIKI也非常成功的平台,是杜均投资的一个项目。

我们和交易所合作的时候,重点考虑两个方面,其一是交易所的口碑,其二是流量。我们希望交易所能够给元界带来大量的新用户,当然元界本身的社区也非常强大。上次我跟ZB的欧总也在说,ZB他有大量的币圈的老用户,然后我们DNA最近吸引了很多新用户进来,也算是强强联手。

说到支付,我也是想跟大家坦诚的说,其实DNA并不是说非常侧重于支付场景。因为我一直在跟大家说这样一件事情,就是数字资产和数字货币是两件事情,央行发的货币叫数字货币,比特币是数字货币,莱特币是数字货币。但是像以太坊,比特股和我们DNA这样的呢,是一个项目的权益。他不能说是完全是数字货币,所以支付场景的落地呢,我觉得这是我们社区想要的东西。我觉得如果社区想要的,我们就做,但我们并不能够说,DNA非常侧重于支付场景的落地。

给大家说明一下,DNA可以用来支付,但DNA并非仅限支付。DNA可能更像一种权益,而不是一种货币。如果你说DNA是数字货币,我其实不太认可的。如果你说DNA是个数字资产那就对了。那如果需要去做支付的话,我可能会更加喜欢用以后我们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上发行的稳定币来做支付场景。

猛小蛇:2020年,BTC等币种即将迎来减半,市场普遍看好加密市场今年的表现,你对虚拟货币交易市场今年的走势如何判断?基于对2020年整体市场形势的分析,元界DNA接下来会重点在哪些方面发力?你们团队内部对于DNA今年的市场表现有何预期?

初夏虎:2020年比特币减半,我算是等了很久了吧。其实从18年年底开始下跌,算是漫长的冬季,等到大家都有点累了。终于我们五月份就要迎来比特币的减半了。一般来说,减半年是我们行业的「爆发年」,这其实很容易理解。大家在问一个股票或者是一个资产的涨跌跟什么有关?有很多人说,跟这家公司的业绩有关。我说不是,在熊市里面公司业绩再好,大盘下跌了,你还是下跌。其实一个股票或者说一个资产,它的价格其实只跟供需有关,什么叫减半?就是供减少一半。

如果比特币的供给减少了一半,那自然价格就会上升。作为整个行业的领头羊,如果比特币能够往上走的话,其实应该能够带动整个行业也往上走。这个其实在2013年的夏天和秋天,我们已经见证过一次了,然后在2017年的下半年,我们也见证过第二次。那这个都是减半年的第二年,所以呢,大家可以看到,历史其实可以告诉我们未来。那当2020年五月份减半以后,我估计在六个月以后,也就是在2020年的10月、11月份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迎来一波非常非常波澜壮阔的上升大潮。

因此,我认为真正的大潮可能要在今年的下半年才能来到,前期可能是“小牛”、“小熊”,然后是“中牛”。那我们熊市练内功的时间还有一点点,所以说我们在今年二季度一定要把大量的计划全部落地。然后就是站在风口等风起来,今年上半年一定要把所有的东西都落地,然后稳稳地站在风口。

我记得2017年风来的时候,站在风口的是以太坊,因为他们把该落地的都落地了,智能合约也可以写了。他们向投资者承诺的这些功能基本都做到了。所以2017年三四月份风来的时候,他们就飞起来了。元界也一样。我们要在今年下半年风来之前,把我们承诺给社区的东西全部都做好,做到最好,真正来的时候也不用做太多东西,就随风飞扬就好啦。

我们整个团队对DNA的整个市场预期当然是非常好的了,但是我感觉我们的同事也有点不太敢想。最敢想的人应该是我本人。所以我对DNA今年的市场表现的期待是非常非常高的。因为我觉得比特币减半的当月或甚至于当季度,其实行情不会太大。真正意义的行情起来应该是要在隔三个月,甚至于六个月,也就是下半年的时候。

猛小蛇:接下来,欢迎大家向虎哥提问。

社群成员:最近一段时间,市场中关于以太坊2.0的讨论再度升温,ETH价格也应声上涨,有观点认为以太坊2.0能否顺利上线将关系到全球区块链技术能否再上一个台阶,你是否认同该观点?在你看来,公链未来的竞争格局是怎样的?元界DNA会在未来的公链生态中扮演何种角色?

初夏虎:我现在感觉是这样的,我觉得整个区块链当中公链发展的速度还是不够快。像Defi,NFT这些东西新的东西基本上每年甚至每个季度都在出来,但是,现在整个公链领域的发展速度不够快。例如,你看cosmos团队中的重要成员辞职,波卡团队进度缓慢。比特币2.0好像也没有怎么看到,好的公链项目发展速度没有应用的需求发展快。这其实也是给了我们很大的一个机会,给了我们超车的机会。

你可以去看一下海外的DeFi项目,发展速度非常非常快。但是底层的公链发展速度跟不上。所以我感觉,如果今年下半年以太坊2.0还推不出来的话,给我们DNA留下了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因为去中心化金融一定要落地,很多国内的好的项目也一定要落地,那架构在哪一条公链上呢?

这也让我非常有迫切感,即我们一定不能够让机会从我们手中溜掉。因为没有其他的公链能够做到这些事情,就留给我们太大的想象空间。另外,关于以太坊,其实他们占据了所有公链的天时地利人和。如果以太坊能不跳票的话,应该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但是我觉得大概率是会跳票的,那也是给我们DNA一个超级大的机会。

社群用户:根据此前的公开资料,元界DNA预计第二季度上线自己的主网,目前的开发进度是怎样的?

初夏虎:我们现在基本上48小时开一次技术会议,欧洲,加拿大,国内三方其实蛮困难的,因为要找到大家都不睡觉的时间还是蛮难的,所以沟通成本是确实有点高,但是合作的效率取长补短,这非常好。所以大家可以确信一点,就是我们确实是最先进的技术。我们会克服沟通成本高的问题的,所以大家现在是算是高速前进吧。然后有不断的新的海外社区的程序员加入,我们还是蛮开心的。所以速度上是有保证的。

主网出块的速度已经小于一秒了,在往0.5秒的方向去走,然后我们的闪电网络还没开始做,现在我们有另外一种想法可能会用bitcoin liquid这样的协议去做,而不是用闪电网络,这是一个可能会比闪电网络更好的一个协议。这可能会是一个小的变化,当然结果是一样的。整个技术的设计现在由加拿大团队来总控。然后CTO陈浩也会花很大的时间去管整个技术的实现。

大家可能不记得我们的CTO陈浩。我们元界原来的主链,现在拿出去给大家看这个代码,海外的程序员都是竖起大拇指说,这个主链做的非常的坚实。所以,陈浩在这个行业当中的口碑不但是在国内特别好。国外也很有名,所以这次陈浩把他手上的东西放下来以后加入到这个开发团队当中,我是非常非常开心,所以陈浩出品一定都是精品。所以大家这个不用太担心。

另外你可以看到我们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也基本成型了,所以有Febian出手,大家也不用担心。其实真正的难点是双链互相之间的通讯。这个东西确实是个非常大的难点,我们正在攻克这个东西。这东西做完,我感觉其他就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难点了吧。差不多是这样,然后呢,刚才问一个问题,就是整个的治理结构。这个治理结构的设计已经完成了,但是,你要把一行行的代码去码出来,这个还是需要一点时间,这个就是我们讲的超级节点、普通节点和子节点之间的关系啊,这个东西要一行代码都去码出来的。所以二季度上线应该问题不是很大,大家拭目以待吧。

重点是我刚才说了,今年下半年会有大机会,而且我认为以太坊2.0大概率跳票,那如果以太坊2.0大概率跳票的话。它其实给整个的行业留出来一大块空窗,如果我们不去占的话,如果我们也跳票的话,那实在太可惜了,所以我一定不能让自己跳票,你明白吗?必须要做到这一点。不想说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结果没有拿到,一定要伸手拿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一定要拿到。

猛小蛇:感谢虎哥!今晚的对话就到此结束了,感谢大家的参加。

初夏虎: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元界DNA创始人初夏虎:「数字身份 」或将成为区块链杀手级应用 | 火星总编时刻NO.61-海报2